舊金山遊記

走出旧金山国际机场,远远就能看见,有一个人瘦削的中年男人站在出口处。他,就是我一个已经近二十年没有见过的故友,模样一点都没有变,只是脸上多了些许创业的沧桑。

朋友是在北京出生的,父亲和母亲给了他一个很有纪念意义的名字,“京生”。朋友一上来就幽默而又自嘲地向同行的朋友介绍说自己的名字和“魏京生”只差一个字。
 

见到国内来的朋友,尤其是油田上的朋友,京生确实有点兴奋也有点激动。京生的父亲应该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曾经在石油战线叱咤风云的老前辈,住过大庆的“干打垒”,走过大港的盐碱滩,也走遍了鱼米之乡的江汉平原。
 

京生从小就受到父辈的熏陶,跟随父母转战南北,并在参军当兵之前还踏踏实实的在大港油田当过两年工人,亲身体验了石油人的艰辛和快乐。


我见到并认识京生的时候已经是八十年代初中期了,因为时常陪领导出国做翻译去外事局办理护照和签证手续,而京生那个时候正好负责每天到外国驻京大使馆送护照和取签证。那时的京生用今天话说绝对是一个“帅哥”或“亮仔”,身穿着笔挺西装,手提密码箱,开着小汽车。大家都很喜欢他,也愿意和他打交道,至少他的身上有着一股少见的朝气,没有很多中央机关职员身上老气横秋的官气和不可一世的傲气。

 
九十年代初,我离开了机关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京生出国未归的消息。这种似乎“大逆不道”之举在那个年代在机关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议论纷纷。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

 
这些年,有很多客户团组需要到美国培训和验收设备,自己又难以分身,所以公司从网上联系到一家旅游公司负责旧金山,洛杉矶还有纽约,华盛顿等进出境口岸的接待工作,我自己也参加了一些团组。我的感觉是这家公司所有的职员都友好热情,严谨认真,非常佩服公司老板的管理能力。

 
一直到今年的一次出国,因为旅途的安排改变,这个公司的孔小姐(老板的太太)给我电话,无意中聊起了我们过去的工作单位,孔小姐有点意外,问我认识不认识他先生。当她报上先生大名的时候,我惊呆了,真是无巧不成书,公司的老板也是她的先生竟然就是朋友京生。


夫妇俩再三要求一定要过来看我,请我吃饭,我谢绝了,因为那天回国,也不想麻烦他们夫妇跑那么远。

 
事先知道了我这次和朋友来美国,于是这位有着几十位员工和几十辆高档小车,中型商务车和旅游大巴而且自己早就不在第一线干的老板出现在了机场。

 

相关阅读: 旧金山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西海岸旅遊團推薦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舊金山俯阚藍海灣 下一篇:舊金山霧鎖金門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