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科羅拉多大峽谷暴走記(四)


6.旅途



5 月16日当地时间(Pacific Time)上午十时左右,我们的飞机在凤凰城机场降落。飞机还在滑行时,我的手机响了。第一个电话是领导打进来的,第二个电话是老庄的,我约老庄在行李领取处碰面。上一次与老庄见面还是2009年在中国,一晃三年就过去了。两人外表变化都不算太大。老庄和克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了同一个目的而相逢,他们一见如故。


取到了租车后,我们立即驱车赶往大峡谷北缘。路程大约300英里。我带了GPS, 但是北缘的凯巴勃小屋旅馆(Kaibab Lodge)的地址无法输入,我只有选择了旅馆所在地区的一个大致的地名(Kaibab Plateau North Rim Parkway)。沿途是亚利桑那州干燥,酷热的沙漠风光,车在印第安人的保留地(Navajo Nation)内行驶了几个小时。沿途风景奇特,宁人心旷神怡,我们沉溺于其中。我对老庄和克明说此时应该是我们人生中最好的时刻之一。在经过大峡谷南缘和北缘之间的一个三岔口时,我没有留意走上了一条远路, GPS也没有纠正我的错误。我们应该走的是89A号公路,结果我们走上了与其分开的89号公路。这一错就远了100英里。只是由于沿途风景优美,我们失有所得(后来我们乘巴士返回北缘的时候与巴士司机说到,他说我们很值得,两条路都看到了,此是后话)。


这与人生十分相似,很多时候在人生旅途的三岔口,如果两条道路的选择并没有根本上的区别,我们的选择都是失有所得,得有所失。时常很难判断我们当时的决定的正确与否,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从凤凰城机场出来便感受到沙漠独特的气候。虽然气温至少在九十度以上,但由于湿度很低,让人觉得并不特别难受。在凤凰城附近的高速公路上,我们第一次亲眼看到一人,甚至两人多高的仙人树。它们密密麻麻地矗立在路边的山坡上。那些贴近路边的仙人树与汽车擦肩而过,不断地提醒着行人它们的粗壮和高大。从凤凰城向北开,地势不断地升高。路边的植物也随之变换。有趣的是,在这茫茫的沙漠中,几乎所有的地名都与水相关,比如:新河(New River),岩泉(Rock Spring),泉谷(Spring Valley),考德斯湖(Cordes Lake),鼹鼠泉(Badger Spring),等等。让人对早期拓荒者在此探寻水源的辛苦产生无限的联想。



7.夜宿凯巴勃小屋旅馆(Kaibab Lodge)



凯巴勃小屋旅馆(Kaibab Lodge)建立在森林的边缘,由一些独立的小木屋(cabin)组成。旅馆因为一年中只有五月到十月才开放接待游客,所以周围的生态环境保护的很好,风景优美,附近到处都是野生动物。我们在这里看到了若干个鹿群,鹿的总数怕是有近百只。我们由于走错了路,到达凯巴勃小屋旅馆时已近黄昏,在森林的边缘漫步仅一个小时左右,天就黑了。周围的美景则仅只看了个大概,而没有来得及仔细欣赏和回味。从这个角度说,我们亦是得有所失。


凯巴勃小屋旅馆的小木屋里面与一般旅馆的房间相同,有卫生间和两张大床,可供一至四人使用。虽已五月中旬,但在太阳落山后,室外的温度仍低于50度。小木屋里还需使用加热器来取暖。


我们整理了徒步行所需随身携带的物品,多余的东西都要放到停留在北缘停车场的车上。我将所带的烧饼,袋装午餐肉,能量棒和苏打饼干分给大家各自携带。算上一加仑的饮用水,每个人背包的重量是在35-40磅左右。大家没有留意房间里的时钟的设置是提前了一小时。所以第二天早上,我们提前了一个小时起床。这件事让我困惑,因这里使用太平洋夏令时(Pacific Daylight Time)一年四季不变,为什么前住客要将时钟拨快一小时?



8.大峡谷北缘到光明天使营地


早上4点30左右,我们匆匆起床。最后检查了随身携带的食物,觉得我们带的食物过量了,与其要将多余的食物留在停留在北缘的车中,还不如将其用为早餐。这样,原定的在凯巴勃小屋旅馆吃一顿高热量早餐(鸡蛋,咸肉和薄饼)的计划就放弃了。早上6点30分,我们到了北缘的停车场。三剑客在北凯巴勃小道起点(North Kaibab Trailhead)合影之后,就开始我们的行程。我因为近一年来的计划和准备终于成为现实,心中激动不已。北缘5月份的气温还很低,阳光照射不到的背阴处还有积雪,此时只有三十多度。刚下去时,我们还是身着长裤和风雨衣(wind-breaker/rain coat)。太阳出来后,气温上升很快,在过了第一个休息站后,我才脱下了风雨衣并取下了转换裤(convertible pants)的裤腿。


在北缘到棉花木营地之间,有两个休息点和水站。我们走的比较快,基本上没有人超过我们。我们与人频频攀谈并了解到,迎面碰到的大多数人是从棉花木营地上来的。而被超过的人,也多是计划今晚在棉花木营地宿营的。我们在水泵房(pump house)停下来休息,吃午饭。首先是脱下鞋袜,将发热,有些肿胀的双脚浸泡在冰凉清澈的山泉中来恢复疲劳。午饭是烧饼,袋装午餐肉和牛肉干以及水果。水站的矿泉水的味道比我们带的水好多了。我们过于保守了,虽然知道沿途有饮水站,我们每人还是随身携带一加仑水。应该少带一点水,然后在沿途的水站上加。


棉花木营地与幽灵庄园和光明天使营地之间,就再没有水站了。这段路上是在相对宽阔的峡谷底,地势平坦.相当长的一段路程上,完全没有遮荫处。我的登山手表显示的气温高达华氏100度以上。棉花木(Cottonwood)得名于其果实里的种子外壳上有棉花似的纤维,但它与中国南方的木棉树,亦称英雄树和攀枝花,不是一种树。


早上6点30分出发,下午4点左右我们才到达光明天使营地。我们用了大约9个小时的时间。我的计步器表明我这天一共走了4万步,北缘北凯巴勃小道起点与幽灵庄园/光明天使营地的距离约为15英里。高度变化大约为6000呎。


从Trail Head出发,一路下坡,进入峡谷之中,再也无法分辨自己身处何方,只有跟随脚下人工开凿的小路。有时四面都是峭壁,看不到出口,但不久峰回路转又是一片天地。大峡谷是科罗拉多河在高原上切割出的一条深沟,进入峡谷,那两千米的地层断面就呈现在人们的眼前,那是一个真正的地质博物馆,诉说着亿万年来沧海桑田的变迁。现在的河底是最古老的地层,至今有28 亿年的历史。再往上是一层层界限清晰的地层:红色砂岩,砾石,页岩,火山喷发后的岩浆形成的岩层。昭示着那里曾经发生过的巨变,曾有过的大海,陆地和现今的高原。


在城市里生活惯了,我对北凯巴勃小道上厚厚的尘土很不适应。出发时整洁的衣着,很快地被蒙上了一层绛红色的尘土。遇到深的台阶,一脚下去,浓烟四起,要再配上点音响,那基本上就是趟地雷的场景。从棉花木营地到幽灵庄园(光明天使营地)是第一天行程中最艰苦的一段。虽然这一段地势相对比较平坦,但小路却完全暴露在午后的烈日下。加上这段路尤其的长,过一个山口前面又有一个山口。幽灵庄园真好像一个幽灵一样无法靠近。





老套筒   《徒步穿越科罗拉多大峡谷纪行》


相关阅读: 大峡谷国家公园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2014黃石公園旅遊團推薦 美國西海岸旅遊團推薦 

上一篇:科羅拉多大峽谷暴走記(五) 下一篇:科羅拉多大峽谷暴走記(三)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