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達荷州見聞

现在我坐在Delta 1108从盐湖城回奥兰多的飞机上。我们8天的美国自驾之行,终于在今天画上了句号。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旅途,因为就在今天凌晨,我们一行5人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


昨天是我们在西雅图停留的最后一天,早上参观了波音公司总部厂房以及微软总部园区。结束微软之行已过中午,按照计划我们驾车从西雅图返回盐湖城,这是一段大约13小时的驾车行程。回来一路上为了打发时间,大家开始聊天,总结这8天的各种精彩回忆。车开到晚上9点多时(刚进入俄勒冈州),我们遇到了一次小波折(比起我后面要说的事,现在想想实在不足一提),我们聊天唱歌太投入以至于我犯了一个低级失误——忘记看仪表盘上汽油指示针。眼看着汽油耗尽的指示灯开始亮起,而导航中最近的加油站在30英里左右。于是我们被迫在一个休息站停车。幸好我们遇到了好心人,一对美国老夫妇开着卡车在路边休息,得知了我们的情况雪中送炭,把仅有的半瓶汽油全部倒给了我们,一边聊着汽车保养知识,一边说起了迪斯尼。最后史婷婷同志把随身携带的迪斯尼员工的圆珠笔送给了老夫妇。


就这样,我们有惊无险度过了我们“以为的”本次旅途的最后一个精彩。


从俄勒冈州到达爱达荷州已是深夜。大约2点左右我们又一次加满了油,伴着歌声继续上路。在叙说即将发生的故事前,先介绍一下我们车内的其他成员。除了我本次旅途还有同样来自ssd的王一鹏同志(男),研究生史婷婷同志(女),还有cm大学的两个女生(王的同事)。


2点刚过,我们行驶在爱达荷州I84号公路往东方向的路上。过了没多久,我们发现身后有一辆警车,并且开着大灯。按照我的经验,在两车道的情况下,我很自然的选择了靠右侧行驶让警车先过(因为上次在迈阿密碰到过类似情况)。但当我变道后,警车也跟着我变道,并且开着比大光灯还亮的灯始终在我后面紧紧尾随。空气中的气氛顿时有一丝紧张,当我再次试图变道,警车依然紧随我车后。根据我们判断警车应该是希望我们下车进行盘查。于是我减慢车速试图在右车道停车。当我停车后,警车里的女司机用扩声喇叭大喊: KEEP GOING(不要停,继续开)。我虽然很是不解,但也只能照做。大概又开了1英里的距离,警车开始再次喊话:STOP(停车)。 当我停车后,她嘈杂的扩音器里传来的一句让我没有听明白的句子,后来发现她是要我停车下车,我却以为让我继续前行,于是我试图再次开车。后面警车一下子从后面冲上来把我堵住,车内的女警迅速掏出一把M4手枪,瞄准我并大声喊:不要动,手全部举起来。


来美国之前,我在做自驾功课时曾经看到过相关的文章。在美国如果遇到警察让你停车第一件事就是举起双手,不然他们会以为你试图掏出武器。


我虽然已是浑身颤抖,但在这种时候必须尽可能的保持镇定,毕竟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应该只是一场误会。女警就这样瞄了我大概1分钟左右,同时她向对讲机请求增加警力。过了没多久,前前后后开来了8辆警车将我们包围。扩音喇叭再次传来了声音。


“司机,把车熄火,钥匙扔到窗外,然后所有人双手抱头。”我照做。


“司机,打开车门,人出来然后举起双手抱住头。”,我不敢怠慢。


“朝着我喇叭的方向倒退走来”,我试图想回头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但当我一回头喇叭马上大喊,“不要回头,背对我们往后走”。


“往你的右侧移动几步,再往我们喇叭声音的地方后退”。


“现在请你跪下,双手放身后”。


就这样,我人生第一次被戴上了手铐。一名警察上来搜身,并问我是否携带武器。在确认我没有武器后我被一名警察带到了后面不远处的一辆警车上。


然后副驾驶上的王一鹏以及后座的三个女生依次按照这个顺序,退后,戴手铐,搜身,然后带进不同的警车里。王一鹏也被带到我所在的警车里,史婷婷是第三个出来的。当她出来的时候我和王都紧捏一把汗,因为大家都知道她的英语有明显的语言障碍,我们深怕她没有听懂警察的意思或者有其他行为导致警察开枪射击。


第四第五人被拷上手铐后,警察开始向他们盘问一些信息等等。然后警车的扩音喇叭向车内大喊“还有没有人,如果有人请赶快出来,不然我们会开枪”。沉寂片刻之后,两名特警用特殊的工具打开了后备箱,并对车内进行检查。根据后来他们的回忆说,警察向着对讲机里说着:车里有苹果汁、有食品等等。


全部盘查完毕后,他们4人一一获得了释放,警察要求他们回车里坐在原来的座位上。本来从4个方面待命的狙击手和他们手中的M4手枪也被撤回,子弹交给了另一辆警车的副驾驶保管。看到警察们放下了武器,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我以为我也就这样安然无事,等待着警察来开门。过了几分钟,刚才用手枪瞄准我的女警过来询问我:


“刚才我让你停车你为什么不停?”


“我停了啊,我听到你说继续前进。”


“因为你停的地方是不允许停车的,是很危险的。后来我让你停车后为什么你还不停?”


“我没有听清你说的话,外面很嘈杂。”


……


之后,又来了几个警察,看了我的佛罗里达驾照,认为我既然是考过美国驾照,就应该明白其中一条:遇到警车、救护车、消防车等紧急交通工具应该避让和停车。


之后又来了一个警察问我:你们中国的警车是红蓝灯吗?我回答是。他又问,那你们看到后不停车吗?我说在中国如果警车让你停车他们也会用喇叭喊,一般我们选择变道避让。


警察们在一旁讨论了几分钟后,刚才的女警说:我现在以“抗拒警车等紧急交通工具的指令”逮捕你,你必须和我们去监狱。


我顿时傻了眼,去监狱也就算了,我车上还有4个人怎么办。警察说他们会开车吗,我说只有我会开车。警察说,这个问题我们会商量下处理的。


接着,我原来的手铐被松开,取而代之的是换上了另外一个更加紧的手铐,两者有明显的不同,后者连双手转动的机会都没有。接着我被带上了另外一辆警车,我知道,这下麻烦大了。


我试图和警察说:我们只是普通的游客,在这里参加学生交流活动半年,明天下午我们还要赶飞机不然回不了奥兰多我们将被遣送回国。警察显然对我的解释没有多大兴趣。过了一会一个老年男警察过来和我对话,这人看上去应该是他们的头头。在听了我的一番解释后,他反复问我:你们中国的警车不是这样的吗?


然后他又和之前的女警沟通了许久。我一个人坐在冰冷的警车后座上。看着车内的这些设备:夜间摄像装置,枪支弹药,还有警车上固定的公安报警系统。


现在能做的,只是默默祈祷。从西雅图出发回程的路上我们一路总结遇到哪些精彩,王一鹏说,结论不要下得太早,说不定后面还会碰到事情。是的,这个故事有点精彩过头了。


大概又过了十五分钟,在这个老警察和女警反复交谈后,我被带出了警车。


老头说:“我们决定这次就对你进行罚款,但你要知道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不希望你们的行为再次发生,因为刚才你的行为差一点点导致你和你的朋友再也回不了中国了。”


于是我的手铐被松开,等待着罚单。那一刻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自由”,哪怕只被束缚了一个小时。又过了大约10分钟,女警拿来了罚单,一共235刀左右。


“这是你的罚单,你不用来法院你可以直接寄支票去上面的地址。我们释放你是因为可能你们中国和美国文化上的一些差异和一些语言上的障碍,但我始终觉得你是明白我们说什么的,不然你也不会到美国来实习生活。”


“是的,深表抱歉当时我们非常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你不希望再有下次吧,记住以后碰到警车必须要停车。”我连连点头。


最后警察说“今天的行动我感到抱歉,我不想把你们吓着,但这就是法律。”


我拿完罚单,朝车走去,我的朋友们还在那里等着我。


当我再次握住方向盘,感觉一切像在演戏一般,如此真实却又如此遥不可及。人生中第一次,也应该是最后一次戴上手铐竟然是在美国的土地上,我们离死亡是如此的接近。若我们没有及时举起双手,或没有听清警察的任何指令,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重新上路,车上没有了欢声笑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我开到了不远的加油站休息,满了一些食物,吃完后不知为何又全部吐出,可能惊魂未散吧。


原本清晨能到盐湖城宾馆的计划被推迟了,幸好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赶飞机。5点刚过,黎明中出现了一丝曙光。这是我来美国第一次看日出。


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阳光了,现在在公路上沐浴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感觉真好。车上的其他4人已经熟睡,我虽然也已精疲力竭,但看到我的同伴们安然无恙,我也倍感欣慰,毕竟这次旅途的发起人和驾驶者都是我,我有义务承担这些责任。


看着窗外,我感受到了生命真正的存在,还有自由,这个原本空泛的词语,此刻却是如此清晰可见。通过这件事,我对生命有了新的感悟,旅行的意义原本就是在路上感悟生命,不是么。

录完这段文字,我们即将回到熟悉的东部土地,回到熟悉的奥兰多。是的,老子活着回来了。这段记忆,将成为我这辈子刻骨铭心的回忆。谨记此文献给和我在同一辆车上共同出生入死的朋友们,今天我们做得很棒。

 

相关阅读: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美國兩周 下一篇:舊金山灣區旅遊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