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夏威夷遊記(二)

在东京成田机场等了5个半小时,终于登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美国大爷,看上去非常无聊,不停的念叨,“6个小时啊,怎么熬啊,太痛苦了”嘴特碎,根本不闲着。


结果我就和山姆大爷聊上了,这一聊就没刹住。我说我去夏威夷度假,大爷说他家住夏威夷州大岛上,但常年不在家,大爷说茂宜岛风景不错,但是大岛也很好玩,有火山,有天文台,山顶上冬季偶尔还下雪。他在夏威夷住了20多年了,老妈在费城附近什么地方,每年圣诞团聚一次,自己目前在曼谷工作。


大爷天南地北这通喷,从夏威夷说到冲浪,说到冲浪音乐,说到物价经济,大骂美国政府美国银行,又跳到北京房价,听闻北京100平米的房子要50万美金,大爷眼睛都驽出来了“half million????”


后来据我家领导说,我在聊天的2小时中,总共也就用了60个单词,还都是语气词。“是∼∼吗??” “嗯∼∼∼”“不能∼∼”“哦∼∼∼”


我说,没看明白吧,这是我和大爷说相声呢。大爷是逗哏的,我是捧哏的。相声讲究的是三分逗,七分捧,没我行吗。我把几个段子给凑在一起了。


大爷喷夏威夷风土人情,那是贯口。


“不知道以前火奴鲁鲁什么样吧?”


“不知道啊”


“好,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这段是八扇屏。


大爷唱《夏威夷警探》主题曲,我跟着唱走调了,这段是黄鹤楼。


后来大爷打算用口吐莲花收尾,结果我冒场了,没等大爷动手,我先把果汁打翻撒我们俩一裤子,我说出了2个小时来最字正腔圆的一句。


“Shit!”


这就相当于捧哏的最后一句话,“去你的吧∼∼∼∼”


大爷很郁闷,包袱没响,让桌子里面的给抢了戏了,忿忿的擦干裤子,扭头睡觉去了。


夜间飞行总是无聊与痛苦的,蜷缩在狭小的经济舱座椅上,似睡非睡的发呆,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逐渐明亮起来,心情也渐渐充满了期待与兴奋。

 

相关阅读: 夏威夷热门旅游线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夏威夷遊記(三) 下一篇:夏威夷遊記(一)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