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自由之路行:獨立戰爭第一槍



在朗費樓的詩中,瑞威爾被寫成單騎送信,一路大喊著“英國人來啦!”美國的小學生上曆史課時就會讀到這首詩,瑞威爾"夜騎送信"的故事是家喻戶曉。

1861年,美國詩人亨利.朗費樓(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寫了一首長詩《夜騎送信(Paul Revere’s Ride)》,講述了一個傳奇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保羅.瑞威爾(Paul Revere),說的是他如何在1775年4月18日的夜晚冒著危險,給約翰.漢考克和山缪.亞當斯送信的事。

保羅. 瑞威爾的墓碑

 

自從1773年底波士頓茶葉事件以後,英國政府關閉了波士頓港,駐紮了正規軍。亞當斯、漢考克都已撤出波士頓,在波士頓西北方向大約三十五公堛漕蚇釦y(Lexington)“辦公”。而他們所組織的民兵和武器彈藥,則隱蔽在更北一點的康可得(Concord)。三、四十公堿O很近的距離,英軍隨時都可能攻擊這兩個地方。爲了及時通報英軍的動向,波士頓的“自由之子(Sons of Liberty)”組織了秘密報信的網絡。一旦發現英軍的動向,他們就會挂出信號燈,另外派人出城去送情報。


1775年4月18日傍晚,有情報說英軍當夜將出兵去來興囤,逮捕漢考克和亞當斯。保羅.瑞威爾和另一個“自由之子”達威斯(Dawes)分頭悄悄地渡過被英軍封鎖的查爾斯河,騎馬夜奔來興囤。一路上,他們見人就報警,于是更多的信使又向四面八方傳送消息。半夜時分,瑞威爾到達來興囤,見到了亞當斯和漢考克。他們分析下來,覺得英國軍隊這麽大動幹戈,恐怕不只是要抓兩個人。估計英軍是沖著康可得的武器而來的。當即又派瑞威爾和達威斯,再加上一個當地醫生山缪.普萊斯考特,三人一起繼續去康可得報警。


三個人上了路,不知怎地喝了酒,又撞上了英軍的巡邏隊。普萊斯考特騎馬越牆,沒有被抓到;達威斯也逃掉了,但是很快從馬上摔下來,傷了腿,沒能接著送信;瑞威爾的馬被英國巡邏隊沒收,讓他走回家。這麽一來,他也來不及送信了。幸好普萊斯考特路熟,很快到了康可得,及時地報了警。

 
4月19日黎明時分,六百多名英軍到達來興囤,開了第一槍。來興囤的民兵寡不敵衆,抵擋一陣以後只好撤退。英軍繼續向康可得行進,卻在康可得遇到了激烈的抵抗。民兵的數目大大超過英軍,結果英軍戰敗,被迫撤回波士頓。這就是美國獨立戰爭的第一仗:The Battle of  Lexington and  Concord。

 
在朗費樓的詩中,瑞威爾被寫成單騎送信,一路大喊著“英國人來啦!”美國的小學生上曆史課時就會讀到這首詩,所以,瑞威爾的故事是家喻戶曉。朗費樓寫這首詩的時候,已經是故事發生八十幾年以後,那時保羅.瑞威爾也已死了幾十年,他的詩作和史實不符也情有可原。而且詩歌本是文學作品,後人也就不計較朗費樓的藝術誇張了。


《英軍占領波士頓》,瑞威爾镌刻




盡管保羅.瑞威爾的“夜奔”不如朗費樓在詩奡y寫的那麽“完美”,但他是一個多才多藝的人物卻沒錯。瑞威爾結過兩次婚,有十六個孩子。有那麽大的一個家庭要養活,他也就很忙。瑞威爾是銀匠、金匠、銅匠,鐵匠,又兼做假牙,金屬雕刻畫匠;還在美國獨立戰爭中當過軍官,造過火藥。當年波士頓的釵h教堂堛瑭擛O他的作坊澆鑄的。他制作的銀器手工精細,連同他镌刻的一些畫作,如今被收藏在波士頓藝術博物館堙C獨立戰爭結束以後,他開始引進先進的制作工藝,擴大生産規模,爲波士頓的造船業提供鉚釘等等。他活到八十三歲去世,而他的後人繼承了他的産業,一直經營至今。

 
朗費樓所描繪的瑞威爾“夜騎送信”,被畫在麻省州議會壁畫廳的一面牆上,麻省曾以那幅壁畫出過明信片。據說,美國$5000面值的國庫卷(US Savings Bond)上,印的也是瑞威爾的頭像。他一家當年住的一座小木樓,一直被完好地保存著,現在對公衆開放。這也是波士頓少數現存的殖民時期的民居之一。


“夜騎送信”明信片







湖畔風鈴       《波士頓“自由之路” - 獨立戰爭的第一槍》


相關嬝炕G 波士頓熱門旅遊線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華人紐約旅遊網站 美國東海岸旅遊團推薦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波士頓自由之路行:導遊 下一篇:波士頓自由之路行:“波士頓大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