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華盛頓文化的多樣性



從小鎮飛首都,竟然要三站:鹽湖城、明尼阿波利斯和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堮痚篕睅鰴鶠C我的飛機早晨6:14從小鎮起飛,晚上6:30到達(華盛頓特區的東部時區比小鎮快兩個小時)。


(從小鎮起飛,現在起飛降落可以使用電子設備了)




(向北,猶他的峽谷已經被雪覆誘F)




華盛頓第一印象



從堮痚篕睅鰴鶗X來,直奔地鐵,去Dupont Circle會友。因爲我學習和生活的兩個小鎮無論是種族還是宗教都高度同質,雖然我也在一些紐約、波士頓做過短暫停留,但還是想象了各種東部城市的文化多樣性給我的沖擊。一點不假,一下地鐵,望著Dupont Circle大街上來往的行人,那還是一種很震撼的感受,一種文化沖擊(cultural shock)。



有趣的是,作爲一名號稱做文化研究的學者,我始終對自己所生活的小鎮埵U種“白人性(whiteness)”保持著警惕。有意識地解構很多白人生活中的文化習慣,時刻告訴自己,那不是“自然的”,“主流的”,或者“對的”,而只不過是白人的,中産階級的,男性的,異性戀的文化前提而已。但當親眼看到華盛頓街頭的各個種族,特別是高比例的跨種族情侶、夫婦,頓時感到了一種理論落在了實踐上的踏實感。即使我是一個拉著箱子站在街頭的路人,一看便知是個外來人、外地人,我卻感覺不到一點異樣,沒人多看我一眼。反倒是在小鎮上,即使我已經生活了很久,一個亞洲人走在街上,我仿佛仍然能感覺到路上、車堣H們的那種注視(gaze)。


(在Dupont Circle看到藍u的,我都不禁照了一張)




站在街頭等朋友,我突然發現,無論我怎樣極力與我生活的小鎮保持一種“批判的距離”,我還是已經習慣了很多東西,不再質疑,不再看得見那些透明的東西。當親眼看到這些文化多樣性的景象,理論上的“批判的距離”才重新被喚醒,我記得我當時“噗哧”一聲笑了自己,然後一瞬間又感覺到有點悲哀……



多樣性不只是膚色



參觀華盛頓,從國會山到林肯紀念堂,從白宮到Smithsonian的各個博物館,從政府部門大樓到頂級酒店,作爲遊人,城市面貌給人感覺是雄偉、整潔。到處都很開闊,不像華爾街那種摩天大樓和一線天的街道。如果你注意街上的人,除了遊客,大多是西服革履,長款呢子大衣,或者套裝、高跟、品牌皮包的人們。



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是周邊各州各自貢獻出來一點土地組成的,面積很小,幾乎全是政府大樓和高檔寫字樓和酒店。聯邦政府雇員薪水都很不錯,再加上各種律師、遊說集團(我們在白宮旁邊就看到了美國律師協會,藥業協會等等),所以,DC是一個非常“第一世界”的地方。盡管種族多樣性很豐富,但卻嚴重缺乏階級的多樣性。我們偶爾走過一些國會山旁邊的居民區,盡是些幹淨整齊的三層小樓(記得《紙牌屋》堛熙黥麽)。能住在DC堛漱j概只有兩種人,能負擔得起住進樓堛煽I人,和睡在橋下的流浪漢。幾乎沒有中間階層。用我同事的話說,DC給人感覺沒有靈魂。




而這一點和紐約有大不同。紐約在富豪市長Bloomberg治下十年,貧富差距迅速拉大,“攔住並搜身”(stop and frisk)等政策令少數族裔更被歧視和邊緣化。所以上個月紐約市選出了多年來第一個民主黨市長Bill de Blosio。盡管我們“俗人”看不到紐約城堛熄W級富翁,但至少在地鐵塈A能看到一個更加豐富的社會經濟地位的譜系。有打扮入時的中産白領,有體力勞動的藍領,也有頭發擀氈,身背全部家當的流浪漢。這一點上,我更喜歡紐約,因爲它更加真實。



相比南方,北邊的拉丁裔居民確實少很多,中東和非洲移民不少。很多雜貨店主都是伊斯蘭教徒,牆上貼著經文的摘錄,人也很友善。



見多了各色的少數族裔,媒體堛漕隤O印象就不攻自破了。坐在地鐵堙A看著一個藍領樣子的黑人兄弟我就想,穿著工靴,提著帆布包,一看就是個本分的工薪族。如果他在白人小鎮,怕是有些人要躲著他走,或者看見他過來,車門趕緊落鎖。可在這堙A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掙飯過日子的藍領,一個和其他人一樣的人。如果是在小鎮,感到惶恐和不安全的恰恰應該是他。



但是,紐約的多樣性卻掩誘ㄕ磲懋|分層和層次之間的隔閡。



如果你仔細觀察,你會發現,從衣著和精神狀態看出的社會經濟地位很大程度上和種族是重合的。你會看到更多相對“體面”的白人和亞裔(有趣的是,亞裔年輕人通常比上歲數的人看上去混得好,而白人則不那麽明顯,甚至有點相反),而更多的非裔和拉丁裔卻是藍領。不禁想到,開會時和一位博士同學聊天,她說她所在北卡羅萊納小鎮有一條鐵路線,這一側是非常白人中産的郊區社區(因爲她的小鎮就在北卡首府,金融業集中的夏洛特外30分鍾車程),而鐵路那邊卻是相對貧困、基礎設施落後的少數族裔社區。作爲大學教授的她其實想在那個貧困些的社區買房,因爲她(拉丁裔)不希望將來自己的孩子是學校堸艉@一個拉丁裔學生。用她的話說,那條鐵路幾乎就是種族隔離。



在機場、在酒店,低端的服務性崗位絕大多數是有色人種。直到我返程的時候在鹽湖城轉機(猶他是一個白人人口占絕對優勢的西部保守州),才看到了一位機場爲殘疾人推輪椅的勤務員(orderly)是個白人(但是女性)。



當然,這些人口學特征與社會經濟地位的重合還發生在性別、年齡、地域、甚至口音方面。所以,多樣性不是目的,要實現多樣性的平等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bjideas     《美東文化遊記(1):文化多樣性》

相關嬝炕G 華盛頓熱門旅遊線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華人紐約旅遊網站 美國東海岸旅遊團推薦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美國繁華看不完 下一篇:美帝交通:地鐵篇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