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大拿州的戰場遺址



蒙大拿州的Little Bighorn Battlefield National Monument (小"大角羊"戰場國家紀念碑)




從懷俄明州的首府城市夏安(Cheyenne)往北開,穿越懷俄明州,到達蒙大拿州(Montana)南部,長達六個多鍾頭的車程,一路上平原漠漠,人煙稀少;路況極佳,幾無車輛。高速公路筆直平坦,車的限速高達一小時75英堙C開車經過美國曆史上聞名的俄勒岡小徑 (Oregan Trail)時,全家人談論起美國19世紀中期拓荒開發西部的曆史。無意中,兒子看到路邊有“Little Bighorn Battlefield National Monument" (小"大角羊"戰場國家紀念碑)的路標,連忙問我們,可否去參觀。本來沒有將這曆史景點列爲遊程的傑明,查了地圖,發現離我們去黃石公園的路線不遠,加上不久前傑明的表姐蘇珊剛告訴我們,她這趟美西行,將專門訪問這座紀念碑。



這座紀念碑是紀念1876年印第安部落與美國軍隊的戰役,有名的印度安蘇族(Sioux),拉科塔族(Lakota) 和夏安族(Cheyenne)不願接受美國政府安置他們到印第安人保留區(Indian Reservation)而爲家園奮起戰爭,贏得1876年6月25日戰役的勝利。傑明和輕舟的一位好友威特的電郵地址專門用了Sioux的名字,原來這位好友的血統埵酗Q六分之一的蘇族血統,他很引以爲豪呢!輕舟曾經在英文文學碩士的一門“什麽是美國文學(What is American Literature)”的課上嬝疚L印第安美國人的詩歌作品,印象中,他們的格調低沈感傷;已然無法繼承祖先生活方式的印第安本土人,居住在保留區的印第安後裔,有的開賭場營生,有的無所事事而自我麻醉于酒精咖啡之中。



這段讓好友威特自豪的身世,印第安蘇族和夏安族敢于反抗強權的曆史,輕舟並不熟悉,但兩個孩子和傑明都能津津樂道,百聞不如一見,喜愛曆史的輕舟讓傑明一定要開車到國家紀念碑一睹爲快,果真不虛此行呢!



紀念碑附近有墓碑,碑石上刻著犧牲士兵們的名字;紀念館埵酗@百三十多年前那場戰役的物件,捐贈來源于參與戰役的印第安人或者美國士兵的後代。再有那段曆史的圖文介紹,雕像描述,美國第七騎兵團犧牲將士的紀念碑,以及印第安蘇族部落酋長的立場、背景、地點、戰役始末、戰爭後印第安人的逃離或者搬入保留區的曆史介紹,可謂詳盡!但最讓輕舟印象深刻的則是紀念館堜饁M的曆史紀錄片,相當悲壯客觀,令人唏噓,引人深思!



那段血移銗v是這樣的:



1876年6月之前,幾乎所有的印第安部落都接受美國政府的安置,搬到他們的保留區居住,但蘇族,拉科塔族和夏安族的印第安人,不願接受安置,他們想保留祖先的傳統,遊獵美洲野牛(nomadic buffalo hunters)的原始生活方式。他們不理睬美國政府的最後通牒,不願離開故土去保留地過著接受政府救濟的生活。印第安酋長坐牛(Sitting Bull)對部落發表演講,全體部落都支持他;善戰的瘋馬(Crazy Horse)集合印第安士兵,訓練士兵們,保護他們的遊獵土地。



1874年印第安蘇族部落內的“黑山”(Black Hills)發現金礦,淘金熱導致美國政府再次通牒印第安人,讓他們早日遷入保留區。坐牛酋長和瘋馬仍然置之不理。于是,美國政府派了年輕的陸軍中校卡斯特(Lt. Col. Custer)帶領第七騎兵團對付該印第安部落,打算速戰速決。出生于俄亥俄州的卡斯特在美國內戰的葛底斯堡戰役中以機智英勇而聞名,內戰後年輕的他被破格提升爲陸軍中校,負責率領剛組建的美國第七騎兵兵團。這個兵團擔當著幫助穩定和建設美國西部的責任。所以當印第安部落無視美國政府的通牒時,第七騎兵團首當其沖地與印第安部落開戰。



1876年6月24日晚上卡斯特率兵駐紮在印第安蘇族部落附近,6月25日清晨進攻印第安部落,戰場就在小“大角羊”(Little Bighorn)一帶,但戰爭與他的預料恰恰相反,面對爲家園而戰的印第安士兵們 - 要麽爲家園奮戰而生,要麽爲家園戰敗而亡的兩千多名印第安士兵們,美國騎兵團越打越被動,到了最後,全兵團散架了,26日晚,包括卡斯特在內的263名美國騎兵全軍覆沒、全體戰亡。而這個消息傳到華盛頓首府時,美國政府正在慶祝美國獨立100周年,多麽令人諷刺的事實。



以後的美國對印第安的戰役,美國政府加派軍隊,印第安部落再也沒有贏過,坐牛酋長逃離到加拿大,包括瘋馬在內的蘇族,拉科塔族和夏安族的印第安人不得不離開祖先的土地而搬入印第安保留區。



曆史無法重寫,如今看來,普通的美國人都同情印第安本土人,爲蘇族,拉科塔族和夏安族的印第安人受美國政府壓迫而鳴不平,爲印第安人贏得戰爭而喝彩,這也是好友威特爲自己有蘇族血統而自豪的原因;同時,第七兵團的士兵和卡斯特也是爲執行建設美國西部的任務而犧牲生命,第七兵團的士兵們都是年輕的士兵們,他們的背景是來自意大利、愛爾蘭、英國、德國等歐洲移民者的後代,是當時美國社會的縮影。這些稚氣未脫的士兵們本想通過加入兵團而參加拓荒開發美西,但他們沒有想到,年輕的生命在1876年6月25-26日與印第安戰役中匆匆地畫了句號。



正如紀錄片尾聲所言:美國是在矛盾和沖突中成立,美國的形成來自于不同種族的美國人奉獻和犧牲。。。悲壯的曆史,當輕舟看完紀錄片時,眼睛早已濕漉了。。。



值得一述的曆史,值得一記的遊程。


(左上圖):戰役50周年的紀念物件    (右圖):印第安戰士
(左下圖):戰役雙方的領導人物,印第安部落酋長坐牛(Sitting Bull) 和當時的美國總統葛蘭特(Ulysses Grant)





(左上圖):印第安人的圓錐形帳篷 teepee    (右圖):全體犧牲的美國第七騎兵團紀念碑
(左下圖):印第安蘇族紀念壁畫






輕舟一葉      《2013年夏美西遊(五)小"大角羊"戰場國家紀念碑》

相關嬝炕G 美國熱門旅遊線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黃石公園匆匆遊 下一篇:在科羅拉多州遊落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