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斯頓時間:簽證入境篇



美國休斯頓時間和北京時間時差爲:14小時

美國休斯頓時間與北京時間相差約14小時,因爲時差的關系,給久在中國居住偶爾出國去美國休斯頓地區旅遊或出差的朋友帶來了不小的麻煩,這種情況在旅遊者中時有發生,所以如果您想去美國休斯頓地區旅行就一定要先熟悉一下美國休斯頓時間與北京時間的差距,以免因爲時間弄錯的關系而錯過登機時間或旅遊的行程。


到美國使領館簽證不容易,比起歐洲各國、澳大利亞、加拿大都要難得多,這是衆所周知的事。辦美國簽證都得本人到使領館面談,這是美國堅持的獨有的規矩,使得某些國家也仿照他這樣做。

福建的簽證在美國駐廣州領事館辦理。早些年領事館在沙面,這幾年改在火車東站附近的林和中路天譽花園。我們必須在預約日之前或乘飛機(費用大,貴)、或乘火車(要轉車,時間長,耗)、或乘汽車(通宵達旦,累)到達廣州,住一晚。在預約當天的清晨早早來到領事館門口排隊等候。(下圖爲早晨5點的廣州領事館前廣場)

 

二十年來,因爲要探望女兒,我們數次進出美國駐廣州領事館,成爲簽證的“老客戶”,備賞各種滋味。

最難忘的是上個世紀的末尾幾年,那時的平均通過率很低,據說我們中國是全球排名倒數幾位的國家。在去簽證之前幾個月,我們就著手准備各式各樣的材料,諸如擁有的房産、存款、財産、職業以及子女狀況等,其中有的項目還要求經過公證,那就更煩了。這樣做是企圖以各種“約束力”,來讓簽證官相信你不存在著移民傾向,不會在美國因缺乏經濟能力而流浪,或賴在美國不回來。

面談那天在沙面領事館前廣場排長隊的滋味也是令人難忘的。大清早,雖然沒有太陽暴曬的問題,可是怕下雨。我有一次就遇著下雨,被淋成落湯雞,幸好沒有“存此留念”,要不然一定是十分精采的狼狽相。

曆經磨難後被拒簽是最沮喪的事了,妻子就被莫名其妙地拒簽過。她滿懷著與女兒相聚的希望,不遠千埵茈h,卻吃了“有罪推定”(先假定你有移民傾向)的閉門羹,灰頭土臉地歸來。從開頭乘飛機歡歡喜喜去,到用火車載著滿腹怨氣回來;再一次忐忑不安地乘汽車去,又铛羽而歸。她沮喪地說再也不去受那份洋罪了。但是不去簽見不到女兒啊,真是無可奈何。

近年來,隨著中美關系的改善、中國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情況大不一樣。特別是駱家輝任駐華大使後,在一個半月之內大刀闊斧改進程序,使等候面簽的時間從幾十天縮短至5天,還在釵h方面與細節有簡化、改進。

過去,面簽要先在居住地填中英文的DS-156、DS-157表,然後到中信實業銀行交納簽證申請費,再打電話給簽證中心預約面談的時間。等到面簽時才在指定的窗口交表。現在,從2013年3月14日起,實行簡便新政,可以在居住地直接上網填160表、交錢、預約面談時間,一次性完成面談前的所有操作,同時也讓使領館可以提早了解申請人的情況。這就省事多了。

可是,面簽還是不可免的。

面談的過程是一項重體力勞動,主旋律就是排隊,那確是一番既費錢又麻煩的折騰。從樓前廣場到樓下大廳、從一樓上到五樓、從這個房間到那個房間;排隊、領號,排隊、進領館,排隊、上樓,排隊、安檢,排隊、交手機;然後繼續排隊、按指紋,再排隊、交表,再排隊、面談。簡而言之,無非就是一連串的排隊,無休無止的排隊,弄得你腰酸背痛的排隊。

終于等到與簽證官對話了,千萬不要以爲他會跟你談什麽正兒八經的問題,或者還有中國式的幾准幾不准數條原則、安民告示。錯了,他一邊專注地敲打著電腦的鍵盤在浏覽搜尋,一邊隨意地問你幾個小問題。有的問題是常規、一般性的問題,如你到美國幹什麽?什麽時候去呀?打算呆多久?有的問題是你意想不到的,甚至是摸不著頭腦的,比如有一次要我將孫女的像片讓她看一看,好在妻子的身上有,她看完還說:很幸福的一家,長得多可愛,祝福您。而對于你的回答,他也是有所選擇的聽。感興趣的他就注意傾聽、插問,有的卻漫不經心地聽,還有一些問題似乎是我們無法明確答複、而他對于這種模糊也不尋求答案的,就以默認表示理解。就這樣,幾個問題下來,也就二、三分鍾的時間,很快簽證官就會將結果直截了當地告訴你,其速度令你驚愕。

結果無非是行和不行兩種。如果OK、PASS,什麽材料包括護照都不退回,你就可以高高興興地走了。過去還得再去排最後一次隊,辦理專遞快郵護照的手續。現在,進一步簡化,不辦專遞快郵而改成幾天後到居住地的中信銀行領回護照。

當然,也有不少人是NO,你會收到一張白條,上面拐彎抹角地聲稱:“你未能提供充分的材料足以說明你沒有移民傾向,因此,很遺憾地通知你,不能給你簽證”。接著將全部材料與護照退還給你。此時,你自然是愁眉苦臉。既摸不著拒簽的原因,以便下次改進。再回想起准備那麽多材料,辛苦了老半天,還耗費不在小數的錢(每個人至少簽證費得交160元美金, 還有准備材料、公證、預約的費用,加上往返機(車)票、幾天食宿費用,合計簽證一次每人約需大幾千元人民幣。雖然沮喪得叫人吐血,可事情就是這麽詭異而又無奈。

還有少數一些幸運兒,既不是OK,也不是收到拒簽的白條,而是要求你在限定的時間內將補充材料送來,屆時再通知你是否通過或拒簽。這時,你可以見到他們跑得比旋風還快,趕緊去取回手機,馬上就在聯系人辦理。

面簽之後,我當即在樓內電話通知在家的女兒訂飛機票。航空公司、航班是來廣州之前早就選好的,因爲美國的市場經濟、高度商業化營運,越早訂票,價格越便宜。

釵h人對面簽能否獲准很好奇,甚至很疑惑。我感覺,簽證官應該是按移民局有關准釧峇ㄜ蒬的原則或規定執行的,申請人是否符合條件則是依靠電腦堛爾禤い荍P斷的。面談問答是次要的,起複核驗證作用。因此,我對駱家輝的簽證新政完全贊同,極其贊賞,而且認爲還有進一步改進的空間。

改進的重點是讓80%以上的申請者免于面談,包括明顯要給予簽證者,及明顯不給予簽證者。理由有二:一是大多數人是符合要求並應該獲准的,只有少數人不符要求、或需進一步弄清,這是簽證工作的基礎,必須確認。基于這個認識,對大多數符合條件者實行面談喪失必要性。二是在信息化時代,在電腦如此普及的社會,在實行簽證新政、簡化簽證程序之後,既然可以直接在網上將面談前的工作操作完成,那麽爲什麽不能繼續在幾天內用電腦手段答複申請人呢?何必要保留這種原始的落後的手工業操作方法呢?

特別要提出的是,對于那些明顯不能獲簽者,他們往往是弱者,更應該迅速將拒簽的信息發給他。曆經千辛萬苦來到使領館當面聽到一句“不行”,與在居住地從電腦或信獲知“不行”的差別,僅僅是減免申請人的旅途困累與費用負擔,同時也減免使領館自身的無效勞動。

我們在6月底從洛杉矶入境。在機場櫃台,除護照簽證外,同時交上在飛機上填的一張海關申報單。邊檢官簽輒r留時日後就過了。過去還有另外一張I--94表,邊檢官員在上面簽注允釦A在美國境內逗留的時間,釘在護照上交給你,待出境時收回存檔。其實,這是重複護照上簽貌漕ヾA這回入境也將94表省略了。(下圖爲在妻子洛杉矶機場出口與兒孫合影)

 
走過外國人入境通道,本來是很簡單順暢的一件事。海關一般只需對部分旅客抽檢就行,這次在洛杉矶就是這樣做的。可是,以前這兒可是“麻煩道”呀。

我們第一次碰到麻煩是在芝加哥機場。邊檢官員在看過我的妻子護照簽證後,開口說話了,可是我們聽不懂英語。于是,就把我們領進旁邊的小房間等候,這是碰到麻煩的處理方式。不過,很快就有一位上海姑娘應召來到。她對我翻譯說,妻子護照的有效期剩下不到一年,如果你在美國逗留半年,那就不滿足“在你離開美國國境時其護照有效期必須大于六個月”的規定。怎麽辦?少簽一點逗留時間不就了事嗎?難道還要我們回中國去不成?我覺得問題十分蹊跷,充滿疑惑地反诘她:對不起,我還真不知道這個規定。但是,爲什麽我們在面簽時,簽證官並沒有提醒我們必須延長護照有效期或換一本新護照,而順利簽證了呢?這主要是你們的責任嘛。何況,我們在美逗留六個月也完全是在有效期內嘛。那位女邊檢官承認我的話有道理,但又聳聳肩膀拒不認錯。我猜測她的意思,錯的不是她而是廣州領事館。她堅持要對我們罰款700元美金才能放行。事至如此,我們的護照有效期確實比其規定少一個多月,最終我們只好讓步交錢了事

第二次遇到麻煩是在西雅圖機場。海關官員指著我們的行李叽哩古噜說了一大串英語,我們連猜帶蒙聽得出大概是詢問有沒有夾帶違禁品之類,可是我們確實沒帶違禁品也聽不懂,只能用漢語回答他“聽不懂”。這位官員再說幾句以後並用手勢輔助,表示確信在他眼前的是一對連一句英語也不會說的中國老頭老太,之後攤開雙手、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卻示意叫我們打開箱子讓他檢查。

在檢查行李的過程中,他很頂真較勁,似有不找出違禁品不甘罷休之勢。終于,他看到一疊10包紮好的“湯濃寶”,居然還認得出包裝外殼上面寫的“成分:雞肉、澱粉、味精……”等中文字樣,指著“雞肉”對我們再一次叽哩古噜說了一大串。我猜得出,他講的是你帶有肉類不准入境,心想這不是存心骨頭堿D刺嗎?且用“聽不懂”再回答他,看他如何做,難道還會糾纏下去不成?誰知他很倔,也不理會我們,竟自打電話,找一位中國同事來做臨時翻譯。我接過手機聽,翻譯說:“雞肉是不能帶入境的,而且你沒有如實填報,這是要做不良記錄的”。原來如此,以信用不良記錄相威脅。于是,我從容地回答:他可以看、可以摸、也可以拆開查嘛,哪來的雞肉呀?明明是幾包快速沖泡的粉狀湯料而已。至于上面寫的成分,那純屬“廣告用詞”罷了,這是常識問題。接著,翻譯與海關官員在電話媟噫q了好一陣子,我看到他滿臉寫著固執、很不痛快的樣子,不知道他將如何收場,就站在他面前等著。只見他在打完電話、收起手機,然後將那疊“湯濃寶”拿走,算是沒收吧,回過頭來不情願地將大手一癒B一聲"OK",讓我們收拾箱子,放行了。

其實,我對美國人的頂真並無反感,而且恰恰相反,是很贊賞的,前提是沒有岐視。那次,在落衫矶過邊檢時,一條警犬跑過來,圍著我放在櫃台前地上的手袋轉,它的主人(一名肥嘟嘟的女警)立即向邊檢官說了幾句,我聽不懂而邊檢也沒說什麽就放行了。可是,走到海關口子上,那關員接過我遞上去的單子後,就示意我要往前走,接受撿查。我走到海關櫃台前,一位關員用普通話問我:“你帶了肉制品嗎?”,“沒有啊,我知道肉制品和水果是不能帶的”,“但是警犬發現了”。哦,原來如此。我趕緊將手袋遞上去讓她撿查,她隨即從袋堮野X一片三明治來。“這是飛機上的早嚏A我還來不及吃,想等出了機場才在車上慢慢地吃呢”。她對我笑了一笑,說:“沒關系。可是我要將三明治收走,而且還要對單子上的記載寫個說明,然後你才可以繼續往前走”,“對不起,我疏忽了,給你添麻煩了”,我也不忘還他一個微笑。

探親,本來就是再普通不過的充滿融融親情的民間往來,何必人爲塗抹上斑雜的色彩,爲我們增添額外負擔。即使旅遊,對比我在不同國家所曾遇過的入境待遇,這兩件事也使我感觸多端。真是不入美國國門,不懂得“岐視”與“霸氣”這兩個詞。



芗子的博客  《你好,休斯頓(一)簽證與入境》

相關: 美國熱門旅遊線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休斯頓時間:遊休斯頓市 下一篇:休斯頓時間:休斯頓的中國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