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波理尼西亞文化中心看演出


在國內旅行時,我通常對人造景觀興趣不大。但此番遊玩夏威夷 ,我卻覺得一定得去波理尼西亞文化中心(Polynesian Culture Center)看看,因爲我想對夏威夷的原住民有所了解。1月29日下午,H和我便去參加了波利尼西亞文化中心半日遊活動。


1:30,來接我們的導遊又是一個“綠林好漢”。下一站上來的四、五位遊客有點先聲奪人,我咋聽聲音,以爲喜劇演員潘長江來了。幾個人上車,才知道不是潘長江,而是潘長江的老鄉。一個65歲左右的東北老漢和他的幾個家人。老頭很健談,沒幾分鍾,我就從他和後座的兩個中年女人的聊天中知道他們已出來一個月了,玩完了美國東部,又玩西部,最後玩到了夏威夷,老頭特得意地說:“咱英語一句不懂!”聽老頭吹的兩個中年婦女自稱是哈爾濱人,做安利産品推銷業績好,公司獎勵,她們就報團出來玩了,因爲也是英語一句不懂。


看看車內十五、六位遊客,聽她們說話,多半是北方人。看來參加海外華人旅行團的好處就是可“多站式”遊玩,又可不必擔心語言障礙。對不懂英語,又想一次玩個夠的遊客確實是不錯的選擇。


車廂內只有一個60多歲的老頭看上去像似歐洲人,太太是香港人,年齡大約50出頭。香港太太關照導遊老頭是個老頑童,最好他也能用英語講解幾句,免得老頭覺得太無聊。


導遊自我介紹姓Z,當他自報完家門,我發現他與前一日負責環島精華遊的導遊身世基本相同,便問此Z與那Z是否有關,此Z回答:“啊,那是我大哥。”坐“導遊位”的香港太太接話:“你們倆咋都這麽會說呢!”


兩個Z確實都很會說,但我覺得哥哥要勝一籌。弟弟熱情過高,導致話語太多,重點不夠突出。但他把自己的“話多”歸奶_台灣國民黨對國語教學的重視,因爲小時候,在學校和父親的雙重壓力下,他們哥倆《四書》、《五經》背了一大筐。還說大陸現在安定了,也應該讓小孩子背我們中國人的《聖經》——《論語》,要不然他們以後都不知道該按什麽標准做事了。這麽“憂國憂民”的導遊,說話肯定會“四面出擊”的,但盡管他話多,卻不說什麽“段子”。或野X于職業的習慣,我覺得他在開始用英語講解前的一番話倒是蠻有趣,也挺有道理的。他說:“今天我們車上有位外國老先生,我就用英語再簡單講一下。不過我得提醒一下這堛煽X個小朋友不要學我怎麽講英語,我怕要誤人子弟;但我有一個方法你們可以學學,那就是學英語要盡可能多背單詞,語法不用管,你只說出單詞,句子順序不對,人家還是能聽得懂的。當然你要正兒八經做翻譯肯定要注意語法的。”他給車上的幾個小學生打完“預防針”後就開始用英語講開了。說真的,他的發音真夠“硬腔腔”,不過語法還是基本規範的,畢竟他在夏威夷已生活了30多年了。那一刻,我想起了去年7月在美國東部參團遊時碰到的一個年齡不足30歲的華人導遊,因爲團埵釵L度人,他得用中英文講解。他每隔二、三個單詞就要夾進一個“OK”,一句話支離破碎得簡直讓我無法容忍,我恨不得提議:“你就在講OK的時候,幹脆說聲comma(逗號)算了,這樣我還舒服些。”當然,我沒說出我的建議,只是我也沒能記住他的姓名,只記住了他叫Mr OK。與那位Mr OK想必,眼前Z的英語簡直可謂“姜還是老的辣”了。


波理尼西亞文化中心位于歐胡島北岸萊伊(La’ie)附近,距離檀香山約65公堙C導遊駕車沿著歐胡島美麗的海岸線,由南向北穿越島的中心,途徑中國帽子島,烏龜島海景區時稍作了停留,當我們到達目的地時,已是下午3:00左右了。


文化中心埵陰M門的導遊,Z把大家領進大門就“放鴨”了,說是他要去辦理晚嬤撽M晚間的戲票,讓大家6:00在到門口領票,這樣可不耽誤遊玩時間。Z話音剛落,就有人指著我問Z:“文化村堛瑣伄C是她嗎?”我趕緊瞻漶G“不是我!不是我!”不能怪大夥,因爲進入大門後,我已進入了“角色”,頭上戴了前一天花了 $2.08 買的花環。


這時候,真正的導遊過來了,一個皮膚有點黝黑,頭上並未戴花環的年輕姑娘。她要帶領大家重點參觀幾個村落。H和我覺得這樣太費時,我們甯願自己隨便逛逛拍拍照。


波理尼西亞文化中心占地42英畝(169,974 平方米),是爲保留波利尼西亞文化資産而設立的非營利機構,同時提供獎學金給上百名就讀于鄰近楊百翰大學夏威夷分校的波利尼西亞族裔的學生們。中心是由耶稣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摩門教會)的勞動傳教士于1963年建立。我們在入口處領了中英文的導遊圖就開始按圖索骥地遊玩了。我們真的是在“遊玩”,因爲幾乎每個村落堻ㄕ野i供遊客參與的活動項目。


畢竟是處人造景觀,總有“小家碧玉”的感覺,但我喜歡文化中心堬M潤的空氣和整潔的環境。其實,兩個多小時的在7個村莊堙夾奏韟磭恁芋A我根本不可能對來自夏威夷、薩摩亞、塔希提、湯加、斐濟、新西蘭、馬克薩斯7個太平洋島嶼的波利尼西亞文化傳統和風土人情有多大的了解。


我們不時進入村落堛滿坐p劇場”看一回表演,聽夏威夷文,只好“心死眼閉”;聽英文,因只見片鱗半爪也基本一頭霧水。這樣倒也輕松了,幹脆來去匆匆地看熱鬧。看見草坪上有人在跳舞,必定湊一下熱鬧。從照片上看我的舞姿還真不賴,旁邊有位年輕的姑娘竟然自己不跳只看著我呢!


經過一些體驗的項目,比如鐟木取火、投擲長毛……大人小孩同樣投入的表情總讓我忍俊不禁,心想:“白相相的吖,咖認真做啥?”但我是從心底堻萲w看那些老外“做小事懷大志”的模樣的,這是童心未泯的表現,一個有童心的人才會從“小事”中尋找到樂趣。最悲哀的人莫過于大事做不成,小事不想做。我已自認做不成大事,所以特享受做小事了,比如塗鴉閑文,嬝炊p說、喝茶聊天,等等。


七個村莊的房子,造型各異,有圓有方,屋頂和圍牆大都是用茅草圍成,這種取之于自然的建築材料總能吸引我,以致我會把自己的閑居也裝修成“農舍”。村與村之間有人工挖掘的小河相連,遊人可免費乘坐獨木舟穿行于花香鳥語的村落之間。就沖“免費”兩字,我們怎麽也得體驗一把了。于是一路玩到村盡頭的船碼頭再排隊等候,坐獨木舟返回大門。

發現時間還早,便又去了剛才不順道的斐濟島。見寺廟的造型很別致,我便站到前面的石墩上照相。一位斐濟帥小夥走過來,我以爲他會說我冒犯了他們的“聖靈”,便趕緊想走下“聖壇”,他卻示意我不要下來。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便問:“Can I take a photo with you(我可以和你照張相嗎) ?”小夥本來就是想幫助我拍一張有紀念意義的照片,他站到了石墩上,還建議我盡管大膽做動作。他端起了“騎士”的布[,我便滿臉笑容,左手叉腰,右手很sexy地搭在了小夥子的肩頭。或釵]爲這一幕太意想不到,H把照片又拍得“地動山搖”了,好在通過PHOTOSHOP改良,“犧牲”了寺廟的頂端後,我還是做到了“處亂不驚”。


再次來到入口處,已差不多6:00了,Z導已等候在那堣F。領了嬤憿A我們便去擬]享用號稱是波理尼西亞風味的自助晚飯了。


如同村堛犖t員和工作人員一樣,擬]堛漯A務員也都是楊百翰大學夏威夷分校的學生,這堿O他們勤工儉學的地方。門口迎候我們的一位年輕姑娘漂亮極了,看似俄羅斯人,一問,果然她是混血兒,媽媽是俄羅斯人,父親是德國人。姑娘在我們的要求下,把我們引到了一個靠窗的座位。自助擬]還真不小,食品品種也不少。只可惜這H眼堛滿坐扆鞳邦鴽琤u是個歇腳的地方。我的胃無可救藥地只認“媽媽的味道”,所有的世界風味對我都是“邪味”。我只是簡單拿了幾片魚片,一點雞肉、加點蔬菜和水果,再倒了杯果汁,就算把自己喂飽了。我知道這樣“很虧”,但沒辦法,所有的特色調料在我眼堻ㄕ麻I“亂七八糟”,所以這頓自助嬪痚禰豪S什麽印象。只記得鄰桌正好有人過生日,幾個學生模樣的演員來到他們的嶽鄎e爲他們彈琴獻歌,場面很溫馨快樂。


晚飯後,7:30還可在文化村的大劇場堿搕@場有150名演員演出的《生命的呼吸》的歌舞表演。夜晚的夏威夷有點涼,劇院堛漯鬚晛雰活A我穿上了長裙,披上了大大的披肩,“像模像樣”地步入了劇場。


劇情很簡單:一個危機四伏的夜晚,一個不知名的地方,誕生了一個叫馬那的孩子,呼吸著生命的氣息。歌舞劇通過對馬那的成長過程的描述把七個島嶼中的六個島嶼的文化風俗串聯在了一起。


其實,那晚的演出效果在我眼堣ㄩ熇賵鵅A但在那樣的夜晚,能在觀賞歌舞表演中結束波理尼西亞文化中心的遊玩感覺還是有那麽點錦上添花的。


演出9:00結束。回到賓館已是10:30左右了。有點累,但覺得很值,因爲到夏威夷總得了解一下波理尼西亞文化。據說目前純粹的夏威夷原住民已不多了,夏威夷已成了一個名符其實的“種族樂園”,每三個人中就有一個“混血兒”了。



舒然   《夏威夷之旅(7)——遊玩波利尼西亞文化中心》

相關: 夏威夷熱門旅遊線路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波理尼西亞文化中心旅遊指南 下一篇:觀夏威夷波理尼西亞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