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唐人街的那些身處異鄉的人們

一個年輕氣盛的香港 人,躑躅在美國 舊金山 唐人街 的街頭,時不時摁一下快門,拍下了這一組滄桑老人的照片,他們與他一樣,都是身處異鄉的人們。然而,他們來自何方?誰是他們在故鄉掛念的人?

包括這位年輕人。一個香港人意味著什麼?

年幼時他隨父母定居香港。他形容海南 文昌 縣的外婆家,如同《紅色娘子軍》中的椰林一樣美麗。後來我去過這個地方,覺得不像他說的那麼神奇。

在香港時,他的同伴說他像大陸人;但是在大陸人我的眼中,他除了飲食習慣是“中國的”,其餘至少與今天的中國人關系不大。他在電影學院的導師鄭先生一邊看著他走進教室,一邊開玩笑地說:“英國 人來了。”

據說科學是沒有國界的,他在清華大學念過工科。但是最終還是無法躲開心靈的利劍,當陀斯妥也夫斯基開啟了他的眼界,他原本沉寂的東西開始騷動,原本騷動的東西開始沉寂。

他千裡迢迢漂洋過海是為了尋找什麼?為了不停地漂泊、漂泊至死?如果心靈是永遠漂泊的,那麼身體何苦要安定 下來呢?2001年當我在北京 見到他時,一個深深的印象是,這個人“貌似尤利西斯”。

但他卻將視線深深地凝聚在這些在公園、擬]、人行道上匆匆行走的年長者身上了:他們老邁的身軀、遲緩的神情、深陷的雙頰、狠G彎曲的臂膀,在風中花白凌亂的頭發,仿佛世界已經將他們遺忘和淹沒了,但是不能抹去的,是他們眼中和臉上那種深深的孤獨,仿佛那才是他們牢不可破的身份,是他們唯一的國籍和語言。

唯有孤獨的、除卻塵埃的心靈能夠抓住他們。在拍攝的瞬間,來自對方的孤獨與來自自身的孤獨同時被照亮,以1/ 125秒的速度迅速地交流與交織。這是一種不需要通過文字交流的方式,是語言難以穿透的那個領域。因此,給那些照片分別配上說明是不需要的。

于是,來自拍攝者和被拍攝者的雙重孤獨結合起來,成了觀望這個世界的一雙眼睛和一個深淵,並且向我們發問:

──難道我們的內心,不也是這樣無人問津?

──我們內心的眼睛,不也是這樣無望和無語?

──我們不也是時時伸出自己的手,將真實的自我抹殺或者隱藏,像公園長椅上那些老人們所做的那樣?

──即使我們不是始于這樣的孤獨,難道不是終了于它們?將它們當作最後的歸屬?

而如果這樣去想,起碼生命中有了一樁尊嚴:在面對孤獨時,能夠面對自身;並準備由自己忍受自己,接受自身的那個深淵。


相關專題:美國唐人街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美國西海岸旅遊團推薦 美國接駁車服務 免費領取折扣券 

上一篇:舊金山機場的往事 下一篇:初到舊金山後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