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綠卡單身漢的告白

人生不過是在不斷的得到失去中為自己的選擇尋找可以麻醉自己的理由……

回國前的那個晚上,我不同以往地心神不定。S穿著那件被我稱為“19世紀的睡衣”,出來進去地為我整理著出差的隨身用品。我插不上手,(S從不用我幫忙),坐在牆角的沙發裡抽煙。

思緒紊亂。一半兒是又要回到祖國去的憧憬,一半兒是又要遠離溫巢數日的不安。我吐出一個諾大的煙圈兒,煙圈兒向對面的牆壁悠悠飄去。思緒隨煙圈兒的飄散而更加零亂,籌劃了數日的要對S說的話卻不知從哪裡開始……

下個月就是我和S相識七週年,我們同居也已經六年零十個月了。這幾年因為公司與大陸的合資項目,我來往于兩地不下20餘次,每年總有半數時間過著生活在旅行箱上的日子,每次多則幾個月,少也有兩星期。這期間我到過國內一個個日新月異的大都市,在形形色色自覺不自覺、清醒不清醒的場合與不下十個女人做了“露水夫妻。”過氣的時裝模特,剛出大學校門的外企職員,轉行下海的兒科大夫,談判合資的國營企業的會計師,廣告公司的精明幹練的女老板……這其中不免有生理需要,也有渴求理解的心靈碰擊,有在美人計的誘惑下甘願俯首稱臣,也有“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已做他人婦”的無可奈何……

我在自鳴得意和自我鄙夷之間徘徊,在無辜和罪孽之中逃避抉擇。

我一直讓自己相信這一切都不會影響我和S之間的關系,直到近來開始在深更半夜做一些光怪陸離的夢。幾次S將我推醒,體貼地問我是不是生了病,為什麼一向睡覺如死豬般的我在夢中嘰咕些她聽不清的“外星人語言”。我開始害怕會不會早晚有一天被S發現,會不會在夢中說出一些令人尷尬的事情。我琢磨著是否該與我那荒唐行徑說再見,是否該將發生的一切向S坦白,求得她的寬恕。

然而我對自己遲遲未下決心坦白交待的解釋,竟一直連自己都不能滿意和信服。我內心盤算著最糟糕的結果,卻實在無法接受那結果帶給我的苦澀。

我盡量讓自己認為我是為了S,畢竟她從沒有對與我廝守的日子流露出不滿。何必去攪亂她平靜的生活?我每次從國內回到我們布魯克林的蝸居,總會買給她足以讓她高興幾個星期的禮物。在我們團聚的日子裡,我待她總是極盡溫柔,呵護備至。我會放棄星期六下午電視裡的NBA決賽,陪她在Bloomingdale逛上四個鐘頭;我會犧牲星期五與同事們在Jazz吧裡縱酒狂歌的Happy hour, 去陪她看百老匯的“西貢 小姐”或“悲慘世界”;我會在夏日的黃昏裡牽著她的手,漫步在Verrezanno橋下的河濱公園裡,做出興致勃勃的模樣聽她講述她公司裡亂七八糟的事情。

但我知道我更多的是為我。我不能再忍受一週七頓的Pizza,不堪回首一人獨居時杯盤狼藉、衣鞋遍地的狗窩,我需要遠行歸來在肯尼迪 機場S予我的擁抱,我珍惜夕陽餘輝中S枕在我腿上無限滿足地凝視著我。幾次望著她在我臂彎裡睡去的安詳臉龐時,莫名的悲傷從心底不知什麼角落襲來,一次比一次重。

我靜下心來試圖去理解自己,希望找到充足的理由為自己開脫。我漸漸明白那莫名的悲傷是對自己的憐憫,它已被埋在內心深處的陰暗角落。當你試圖與身邊的人分享人生旅途上發生的每一個喜怒哀樂時,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卻再也不能捧出來與人分享了。我無法忘懷曾經的每一個女人,卻不能為記憶留下任何左證,沒有照片,沒有信件,沒有賀年卡,唯一一次想留下的帶有體香的針織內褲,也終于在臨下飛機前隨著蘋果皮進了機艙裡的垃圾桶。我幾次鋪開紙筆,企圖記錄下自己的故事,好在日後留個念想,希望有一天老眼昏花了,還能為年輕時的行徑將自己感動……

和我這一代出生在中國大陸的男人們一樣,我幾乎沒有從父輩那裡學到過一點兒關于如何對待女人的知識。記得大一時,第一次戀愛,愛上了那位高我一級的學姐B,竟是由于從未有過與女孩子接觸而突然得到一個異性特殊關心所引起的簡單生理和心理反應。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瓢潑大雨之夜,在校園角落的亭子裡第一次將嘴唇貼在B的唇上時,我緊促的呼吸和驚慌的顫抖整個兒摧毀了我男子漢的矜持。我從那時起開始探索女性的身體和邏輯,每一個新的發現都使我經歷一次不知所措。那個暑假B回了南方的家,我失魂落魄了整個夏季。開學後卻發現她有意地躲避我,直到在週末的迎新舞會上發現她被樂隊的首席小提琴手整晚上摟得緊緊的。我從舞廳跑到花園裡,將那棵玉蘭樹狠狠地踢上幾腳,再用蘋果刀將我刻在樹幹上B的名字統統挖去。

幾年後在B的畢業舞會上,她從人群中走過來將我拉進舞池,討好似的把頭靠在我肩上,渾身肌膚中發出的玉蘭香氣頓時融化了我鬱積的傷痛。B調皮地微笑著說:“小男孩是不是還在記仇?”

94年我第一次回國時與B在西單的朝鮮 烤肉店裡痛飲,剛剛離婚的她和離婚兩年的我談得分外投機,對生活的感慨使我們有了從未有過的親近。那晚我喝得酩酊大醉,至今也不知她是如何將我拖上出租車回到她的公寓的,倆人和衣相擁一直睡到第二天日落。B是少有的與我睡在同一張床上卻未發生任何事的女人。

盡管我早以不再相信婚姻,對釵h天長地久的東西也都產生了疑問,卻仍願在心裡保有一個女神的神聖,以慰藉自己少年時那份純真。

我那些在中學和大學裡教書育人的老師們,至今也沒有向我們一代人說過道歉。當年是他們不知從哪個石頭縫裡找出個走在大街上看書撞到電線桿說對不起的陳景潤來做幾千萬青少年的楷模。似乎生活的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解決“1+1=?”的哥德巴赫猜想,似乎成龍的意義大于實實在在地做人。于是有了從小就被定義為“貴族”的重點學校,有了失去少年人快樂的“少年班”,有了不知道生活是日復一日的柴米油鹽的“呆碩傻博”。幸虧偉大的美利堅後來接納了我們這批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人,並給了我們一個通向小康的前景。

厭煩了誤人子弟的教育方式,加上少年人的叛逆年齡,使我根本無法在教室裡坐下去聽先生們的念經。于是拉了幾個臭味相投的朋友,支起架子鼓背上電吉它,跟在羅大佑崔健們的屁股後面唱完“風花雪月的日子”唱“新長征路上的搖滾”,唱累了就挾著煙卷兒在校園裡追逐女生,有意識地去練就一副厚厚的臉皮,以抵消社會賦予大學生驕子們的斯文。荒唐的日子一天天過去,直到最後一年才產生一種恐懼。我不敢正視畢業後的日子,研究員?副教授?一眼望到墳墓的前程,大不了超越不過家裡那個迂腐的老頭兒,不甘心20年後加入我現在譏笑著的人的行列。幹脆橫下一條心,畢業後“練灘兒”,要不就一無所有地走穴去!

一位學長語重心長的一句話改變了我的一生:“你若不在畢業前把託福GRE考下來,你會後悔一輩子。”我和B跳舞時問她是不是有道理,她嘻嘻一笑道,“你要是出國了,咱們全校人就都出去了!”

我從來不屑于人們編造的那些故事,說那些偉大的人物從小就有救國濟世的偉大抱負。我更相信矮個子的拿破侖 、醜陋的林肯 ,發憤圖強出人頭地一定是源于為了向少年時崇拜的女人證明自己。大學的幾年我從沒有象讀託福的那幾個月一樣地下奶牷A一個人佔據一間研究生朋友的宿舍挑燈夜搏。考完託福那天的感覺竟象馬拉鬆到達終點一般的解脫。

為了慶賀“解放”,哥們兒找來幾個低年級的小妞兒,在空蕩蕩的物理實驗室裡跳“貼面舞”。所有的燈都熄滅,只有一支蠟燭昏昏于角落。音樂是兩面十幾首鄧麗君串聯在一起,三十分鐘連續不斷的溫情脈脈。跳到凌晨3、4點鐘,最後一支蠟燭燃盡,屋裡漆黑一團,不知道其它人在做著什麼,只感覺懷中人細細的呼吸在加快,在耳鬢間挑逗著,我將她越摟越緊,終于用血盆大口誘W她的櫻唇。

在“問彩雲何處飛,讓春風永追隨”的靡靡之樂中,我感覺到N的嘴唇滾燙,竟如我一般飢渴。象遠征于沙漠中的駱群偶然發現一弘清水,我們盡情地從彼此的身體裡吸吮著滋潤自己即將幹洩漱艄衁漸旼S。我將嘴移開到她的耳邊,正要低聲介紹自己,她卻說:“我知道你是誰,不就是經常夜裡在操場上吼‘一無所有’的那一位?”

幾天後我迎來了23歲生日,在我那研究生朋友的宿舍裡開完生日Party人們陸續散去後,N留下來給我最後一個生日禮物。第二天早晨醒來時我發現身下床單上的血蹟,鼻子裡竟然一股酸楚的感動,眼眼X乎落在仍在熟睡的她光潔的身上。

那年,在我那些同學們統統湧向天安門 “誓死捍衛廣場”的日子裡,我和N躲在空蕩蕩的校園裡享受著“卿卿我我”的兩人世界,不理會世界上正在發生著什麼。直到有一天她告訴我已經兩個月沒來例假,臉色如土的我才跑出校園找到一個哥們兒的當護士的女朋友去解決問題。那天我和哥們兒坐在阜外醫院門口那家小酒館裡愁眉苦臉地等待。我心如鉛注,無心把盞。哥們兒的女朋友扶著N走進來時,我至今仍記得當時她眼圈紅腫,步履飄忽的纖弱模樣。做護士的在一邊罵我不是個東西,都這麼多天了才來找她,我毫無分辯的理由,那一刻腦子裡轟然一聲,覺得欠了N一輩子的債,不知如何還清。

我能理解我的上一代人過的多難的日子,也理解生活的艱辛使他們割舍了太多的自我。只可惜我從他們的身上,很少能得到有關婚姻的意義,不理解的是,在本來眾多的枷鎖中,為什麼還要再加上一條,將自己緊緊縛住。如果說婚姻要彼此做出犧牲,家庭要為下一代而犧牲,那麼已經犧牲了太多次的我們這一代人,好象已被再多的犧牲嚇著了!我們因父母的下放而犧牲了童年的天倫之樂,因祖國的期望犧牲了自己的選擇,為祀祭神壇上光環的存在犧牲了少年的誠實,為雷鋒和張海迪們對人生目的的定義,犧牲了更具意義的自我探索。我們還要犧牲更多麼?

幾年前,在紐約 和一個長我十歲的朋友喝酒時他講起他婚姻的不幸,但為了孩子雙方都別無選擇。我實在忍不住了,甩給他一句:“我不懂,一個自己不幸福的人怎麼帶給身邊的人歡樂!”我不相信,在孩子們面前日復一日的勢同水火、指桑罵槐、摔盤砸碗是為了孩子的幸福?我寧願接受人們的無可奈何是源于不願將自己多年築起的一座巢拆散,不願否定自己前半生的辛苦,卻為後半生埋下更多的苦澀。

總之,當我在大學宿舍裡熄燈後的“臥談會”上鼓吹獨身主義和婚姻無用論時,其它人群起而將我攻之。在誰也不能駁倒對方的時候,一個哥們兒總結性地發言:

“你獨身主義?咱們這幫人第一個結婚的就是你。”不幸而被他言中。更在意料之外的是,第一個離婚的也是我。


相關專題:美國綠卡申請指南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綠卡只是一張小小的紙片 下一篇:在美國的中國人得到綠卡似乎還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