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如何使用綠色通道拿到綠卡

我在美國 讀MBA的好友大偉對我講起,他走“綠色通道”拿美國“綠卡 ”的故事。這使我想到,在美國如果結交一位當地的律師朋友,無不受益匪淺。三年前,大偉申辦綠卡,就結交了這樣一位華人律師。

律師樓:申請“第一優先”

臨近畢業,大偉偶然收到一封來信,裡面有一個小冊子。尤力爵,一個律師的名字印在扉頁上。當時,大偉一門心事找工作,幾乎沒有想到有拿“綠卡”的可能,也就沒有關心這檔子事。不過幾天以後,他還是忍不住打了一個電話,並約好了面談時間。

第一次見面是在尤律師的事務所。情況並不顯得樂觀,大偉一沒有工作,二沒有博士頭銜。

一般情況下,這是很困難的。但大偉曾經在國內發表過不少文章,尤律師詢問了一下便回答到:“先看看文章再說吧”。

回來後,大偉就掛了長途給國內。請父親發快件,把他所有發表過的論文,包括獲獎證書、研討會的邀請函、文庫收編函等全部寄過來。盡管大偉已經出國,但是他的文章依然在國內的各種文集、文庫、文匯裡再循環。

“數量上是夠了,可以試‘第一優先’。不過文章摘要全部要翻譯成英語。先付一半的費用,辦成以後再付另一半。”尤律師說著,起身從會議室走到辦公室給大偉打印了一份摘要的格式。我們知道,“第一優先”和“第二、第三優先”的區別就是沒有工作也可以申請,主要看學術成果。一般,有碩士以上學位的中國人大多由公司資助申辦“第二優先”。這是他們的第二次見面。

說幹就幹。這時,大偉碰巧找到一份臨時性的工作。只好白天上班,晚上翻譯。付過律師費,心裡還是老犯嘀咕。不知成尼⑺璅鴝釵釵h大。

翻開尤律師的網頁,本科是環境專業,以後曾在美國Forture500的一家大公司裡工作,並在職修完了MBA,說起來還是大偉的校友。以後又在職修完了J.D.。在美國,J.D.(JusticeDoctor)與其說是“司法博士”,還不如說是律師受訓的頭銜。

“我剛剛辦過三個‘第一優先’,都成奶F。沒有八分的把握,我不會接手。”大偉腦子裡盤旋者尤律師的話。

翻譯摘要,大偉不得不拿初稿。聽尤律師說漢語,根本不可能猜到他不識漢字。大偉一個晚上翻譯一、二篇,接著伊妹兒給尤律師。沒想到,尤律師改得很仔細,一字一句地改,第二天準給大偉伊妹兒回來。這種認真的態度倒讓大偉覺得踏實了釵h。

不到一個月,翻譯結束了。大偉就到系裡找了幾封推薦信,其餘的事情就交給了尤律師。由于工作上的事情正忙得不可開交,大偉不想花太多的時間在這上頭。當然,有機會他也會不失時機地問一問身邊的朋友,比較進展。不過,別人幾乎都是申辦第二或者是第三優先,而且大部份由公司幫助申請。大偉的“特殊”情況,別人也分析不上來,只有看尤律師的本事了。

一個月以後,尤律師將準備好的厚厚一疊文件給大偉看,大偉覺得該說的都說了。尤律師就把一份填好的表格和材料,一同寄給了移民 局。

中擬]:公關“美國夢”

在等待的過程中,大偉和他的律師也常常由綠卡談到其他的事情。高興起來就到附近的一家擬]裡“享受”一番。借此機會,大偉也想對尤律師有更多地了解。每次吃過以後,只要大偉付賬,尤律師就要付小費;後來大偉也學會了,只要尤律師付賬,大偉就付小費。

尤律師對附近的中擬]了如指掌。在新城,一個只有三十六萬四千人口的美國中部小城市,就有一百多家中擬]。他們以“夫妻店”和“家庭店”出名,洋女婿、洋媳婦也有來當班的。

如果不是聽尤律師談他的“美國夢”,大偉是不會一個人在外面這樣“奢華”的。

尤律師並不是專門的移民律師,主要業務與環境有關,給中擬]掛牌是另一筆收入,給國際學生辦綠卡和工作野i,只是“副業”而已。他從小隨父母移民美國,從印尼 華僑成為美國公民。一個人經營的那幢“律師樓”,已經有九個年頭。

“中擬]打工”的老戲,也在新城不斷地重演著,老的去了,新的又來。大偉有“全獎”,自然不用外出打工。校外打工一般需要學校批準,否則會有麻煩。有一個新來的華人學生私自到校外打工,被人告到學校裡,好久都不敢輕舉妄動。尤律師的太太是早些年從台灣 來的留學 生。“早期來的台灣學生大多也是辛辛苦苦地在外面打工。”她曾對大偉這樣說過。

尤律師告訴大偉,很多中擬]掛牌找他,散伙找他,有內訌也找他。一些老板英語不好,甚至一點兒都不會,找美國律師可能說不清楚。一次,一家從外地搬來的中擬]和本地的一家中擬]偶然遇到了同樣的擬]名,不免打起官司來,雙方卻都找上了尤律師的門,競相抬價。那個場面正好讓大偉碰見。

在中擬]裡,偶爾也會遇到一些找過尤律師的中國服務生。一對夫妻鬧“別離”,先生回國了,太太苦撐在這裡。結果在旅遊簽證 轉為學生簽證上出了麻煩,找到了尤律師。當然,這類事情尤律師是不會和外人詳談的。

尤律師感興趣的話題莫過于孔子,因為他在附近的一所大學裡教授有關的課程。有一次在擬]裡,大偉邀尤律師吃飯,不期遇到了一個美國服務生。“你上次的孔子課非常有趣。”這個美國學生向尤律師笑著說到。我腦海裡不禁閃出一念,不少在海外長大的華人,雖然不知道中國是個什麼樣子,但長成一付中國人的模樣,總會有一點“中國情結”的。

美國公司:後備“第二優先”

去年,尤律師舉辦了一次家庭聚會,大偉也去了。在那裡遇到的都是在美國生活了多年的中國人。尤太太在一家美國的保險公司裡工作。由于公司裡的老朋友在別州找到了另外一份更好的工作,這次聚會多少有些告別的意思。

茶餘飯後,大家不免談到了“找工作”這個話題。談起來才知道,大部份的人都是從別的專業轉過來做計算機的,一份工作膩味了就換一份,有的還正在考慮自己回國開公司的問題。尤律師主張自己“單幹”,並多次鼓勵大偉再拿一個J.D.,與他聯手,做與中國有關的商業、法律業務。大偉知道,這一提議並非套辭,他還為此特地帶大偉造訪了他曾攻讀過的法學院。這裡不少人早已是“三P”到手、“五子登科”了。大家談得興起,而當時大偉還沒有找到新的工作。在喧鬧中,心裡反倒異樣,不禁一陣子迷惑,這就是“美國夢”?

一個公開的秘密,現在美國99%的公司都不願資助非移民人士,除非有絕對的需要,如專門技術、國際業務或相對減少成本等。因為他們弄不清楚相關的法律問題或者不願支付相應的費用。如寶潔(P&G)公司就一般不招收沒有“綠卡”的國際學生;摩託羅拉公司招收了一大批中國和印度 的計算機學生,是因為他們有專門的技能。不過,同時還規定了要統一辦理綠卡,這樣就可以限定他們至少若幹年為公司效力。

為了幫助大偉找工作,尤律師也煞費了一番苦心。他不僅給大偉整理簡歷,還專門對大偉按美國人的方式進行了“模擬訓練”。在美國找工作,首先是準備一份漂亮的簡歷。簡歷是為了面試,有了面試才可以說距工作是一步之遙了。簡歷需要“廣泛撒網”,面試可能沒有幾個。

情況似乎並不算太糟,大偉從第一份臨時工作跳到第二份永久職位,前後不到一月的時期,而且都是與中國直接有關的投資或貿易業務。公司同意為大偉申請工作野i。不料,他的綠卡申請卻似乎受到了挫折。今天的美國,反移民的呼聲時而高漲,移民的大門好像有關閉的趨勢。對第一優先的申請者來講,要求也越來越高。即使申請被批準了,等上一年半載拿到綠卡就算不錯了。然而,有國際眼光的美國公司不惜代價引進國際人才,也是常見的“逆動”。
相關專題:美國綠卡申請指南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華人旅行社 【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以綠卡作誘餌凸顯了美軍兵源緊張的困境 下一篇:華人拿到綠卡的難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