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ey--一個拍照片的漁夫

Corey Arnold每年有幾個月出航至白令海,其他時間他花在旅行、展覽,還有日程滿滿的雜志和廣告攝影上。空閒時,他喜歡做些園藝、喂喂貓、玩滑板。“一個現代漁夫的自畫像”是Corey用了六年時間拍攝的捕魚日記。他是一個拍照片的漁夫。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既是一個漁夫又是一名攝影師。在他的生活中,這兩者都是必需的。

Q:你學的什麼專業?漁夫生涯是怎樣開始的?

A:我大學時的專業是攝影,1999年畢業。但我從1995年夏天就開始在阿拉斯加 參加商業捕魚活動。在成為一名攝影師的同時,我也開始意識到捕魚業的照片拍攝價值。我夏天去阿拉斯加捕魚是為了償還學費,等我畢業的時候,捕魚的收入已還清了信用卡的貸款。

Q:你什麼時候開始拍照的?又是什麼時候決定開始用照片講述捕魚故事的?

A:差不多12歲的時候,我的爸爸給我買了一架賓得k1000的相機。2002年一踏入捕魚業,我就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拍攝項目。一般人幾乎沒有機會看到白令海的世界,有時覺得自己就像一個戰地記者。

Q:你們捕到的最大的魚有多大?給我們講講你們海上捕魚最驚險刺激的經歷吧。

A:我想每種漁業都有其特別的精彩瞬間。我們在為捕撈大比目魚而釣長線的時候捕過巨大的黑鯊,更不用說那些重達300多磅的大比目魚。我最驚險的經歷是在一次海上的暴風雨中,一個裝滿800多磅螃蟹的大罐子突然從我們頭上的軌道線上掉了下來,落在我們篩選螃蟹的桌子上。與死神擦肩而過的難忘經歷還有很多。每次出行都自有獨一無二的奇妙故事。

Q:你的家人怎麼看待你的想法和作為?

A:我媽媽一開始並不怎麼擔心。直到我出海兩年後探索頻道開始播放《致命捕撈》這個節目。從那時候起,我媽媽就真的開始擔心了。那部片子是可以嚇壞釵h膽小鬼的。按那部片子說的話,捕撈隨時隨地離死亡都只有一步之遙,而事實上我們平時離死亡有三丈遠呢。

Q:跟我們講講拍攝Discovery頻道紀錄片《致命捕殺》的經歷?

A:我還是照樣做平常做的事情,只在漁季結束後給他們照片看。他們會選一些做廣告用,有一些作為節目的素材。有時候他們會委任我一些拍攝任務──看到自己開創的事業能賺到些錢,我很高興。而且由于這部片子是紀實性的,所以我覺得沒有違背自己作為一名藝術攝影師的身份。

Q:捕魚帶給你最大的快樂是什麼?而你覺得一個漁人最大的快樂和悲哀又是什麼?

A:捕魚讓我覺得自己是無敵的。這像是一個生活的海軍訓練營。當人們說只要你努力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時候,如果你仔細想想,那就知道這是真的。捕蟹的這六年來,我的確感覺已經度過了最可怕的肉體折磨。超時工作,缺乏睡眠,無休無歇真可以把人逼瘋。可是當一切都過去的時候──當船擦洗一新,駛進西雅圖 港口看到親友們的時候,那簡直像是戰士榮歸故裡,感覺太棒了。

Q:你們在阿拉斯加捕魚的時候,小貓阿咪一直陪伴你們,工作結束後她去哪兒了?

A:阿咪現在住在我俄勒岡 的家裡。雖然現在長的很肥,但是還保留著當時出海時在甲板亂鬧到差點被老鷹叼走吃掉的大膽無畏性格。

Q:用你的個人角度給我們描述一下阿拉斯加?

A:阿拉斯加還是一片沒怎麼開發過的土地,是地球上最後的偉大戰線。我想人們大概不知道在阿拉斯加,大部分地方都是不通道路的。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美加旅遊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承擔責任。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産權的信息(文字或圖片),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meijialx.com(發郵件時請將#替換爲@)與我們取得聯系。


相關鏈接:【美國旅遊指南必讀資料整理】 

上一篇:世界上最熱的名字是奧巴馬 下一篇:“姚曙U和酒吧”(YAO Restaurant& Bar)

相關文章:您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